墨鹤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十八(),马拉糕用哪种模具,墨鹤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18

青纱帐上,两道人影起起伏伏,又重迭在一起。

两人共躺在塌上,徐禹从背后抱着谢仪宁,厚重的被褥下,水淋淋的性器早已紧紧相连。

徐禹寻着记忆中谢仪宁舒服的那个点,插弄过去。太久没被光临过的地儿瞬间紧缩起来,连带着人也微微颤抖。

小穴的束缚感让徐禹爽的脊椎发麻,恨不得马上抱着谢仪宁的屁股狠狠抽插。

他也很久没有做过了,军营中他下了令,不准有军妓的存在,他旷了好几个月,年轻有力的身体早就欲火难耐。

肉根只进去了一半,只在穴里小幅度抽动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了,他将怀中的女人翻了一个身。

一双光洁无暇的腿被架在男人的宽肩上,肉棒顶端的小孔吐出清液,再次涨大的性器抵在谢仪宁大腿根部。

“总有一天我要死在你身上。”

谢仪宁的双腿最大限度被压下去,身下的女人媚眼如丝,徐禹再也受不住,直冲冲地把肉根送进蚌肉里,才插进一个龟头,就已经爽的他头皮发麻。

谢仪宁还没来得及调整,徐禹就像才开荤的童男一样,没轻没重地一插到底。

“啊,三哥,你轻点啊。”

男人在性事上都是有破坏欲的,但他不忍心伤害心爱的女人,终究还是忍住了自己想要肏坏掉她的冲动。

徐禹摁上她的花蒂,又揉又捏,加上小穴中肉棒的插弄,激起了她久违的快感。穴里分泌出越来越多的花液,更好地接纳那与穴道大小不怎么相符的肉根。

他腰上慢慢地使劲,低头看两瓣花唇已经被粗大的肉根撑得有点发白。

谢仪宁难受地哼了哼,他亲了亲她的眼睛,埋头继续耕耘,整根插进,又抽出来。

“听说,中秋宴上夫人和柳煊单独相处了一会,是真的吗?”

谢仪宁瞬间从情欲中清醒,面上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,“是啊。”

徐禹的脸色立马就黑了,大力把她撞的一颤一颤的,啪啪啪声响彻整个房间。

“啊啊啊轻点啊,我们……我们就只是问了好,他……就离开了。”她被他狂风骤雨的动作弄哭了,声音都是破碎的。

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,徐禹顿时心就软了。

“答应我,日后离他远些。”

她被搞得没力气了,更不敢说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,委屈可怜嗯了一声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今天下雨了吗

明晏灯

FGO 玛修日记-可怜御主被各个英灵榨干的一天(全)

月隐云海

倾世泪劫

青霜雪女

贵妃醉酒

三醉木犀

卿君怜妾(先行版)

同写

人在原神,正在说书

老麦克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