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鹤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脸厚的很,马拉糕用哪种模具,墨鹤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03

徐禹解开白玉腰带,掀开谢仪宁的衣裙,作势要在这里要了她。

谢仪宁惊呼,用手抵住他,“三哥别在这儿,去床上。”

徐禹死死压住她,双目通红,像吸毒一样吸吮她的脖颈,“夫人,行行好吧,我忍不住了。”

男人结实的肌肉压得谢仪宁有些喘不过气来,饱满的酥乳被压的变形,但她还是不肯退让。

这样的徐禹让她想起前世的疯狂的那几年,他也是这样不顾她的意愿随时随地发情,甚至当着别人的面做,只有最后两年他身体实在吃不消了,才消停了些。

徐禹见谢仪宁双眸盈盈水光,好似快要哭出来了,心脏像被割了一刀,他轻拍着她的背,“不哭不哭,是我的错,我的错。”

他越这样谢仪宁越觉得委屈,趴在徐禹的胸前细细啜泣。

徐禹明白是吓着她了,拿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扇,一巴掌下去白皙的脸上扇出明显的红痕。

“打死我算了,以解夫人心头之恨。”

下人们还在门外,真打了不知道又要传出什么风言风语。谢仪宁锤了他胸口,把手收了回来,泪水也止住了,“皮真厚,把我手都打疼了。”

看着她娇嗔的样子,徐禹松了一口气,气消了就好。他这夫人怪会冷战,不过冷战苦的只是他自己,到最后总是他低下头求饶。

“今晚……总可以吧。”

“走开。”

……

晚上谢仪宁没管徐禹,早早就躺下了。迷迷糊糊之间她感受到一双粗砺的大手在她胸前游走,她知道门外那帮暗卫可不是吃素的,来人只有可能是徐禹,且困意让她睁不开眼,便安心继续躺着。

一个温热的东西舔着她的花蒂,带着轻轻吸吮,慢慢的,厚厚的花唇沁出花液。

她舒服的哼唧了几声,睡意也减少了几分。

徐禹灵活的舌头滑向花穴,模仿着性器进进出出,花穴的软肉微微颤抖,水流的更多了。

她的双腿把徐禹的头越夹越紧,脚背绷起,徐禹知道她快要到了,舌头加快了抽插速度,手指轻轻揉着沁水的花蒂。

“啊——”,谢仪宁呻吟一声,去了。

徐禹伸出舌头把喷出花液卷走,喉结上下一动,全吞了下去。

她的意识慢慢清明,徐禹把她揽在怀里,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额头,“这次赔罪夫人可还满意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献身给魔王吧(我的七十二根魔柱)NPH 高H

abc

春潮逆流(校园1V1H)

妧昭昭

爸爸的错之女儿十八

流金岁月

一个书名咱这么难搞

余远追旧忆

我和一对夫妻奴

qazmlp

办公室死亡游戏新编之处罚游戏

韦白雁